95书包

字:
关灯 护眼
95书包 > 我本边军一小卒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道不同!可汗王令!攻!

第三百一十六章 道不同!可汗王令!攻!

  第三百一十六章 道不同!可汗王令!攻! (第1/2页)
  
  临阵劝降这种事情并不稀奇。
  
  毕竟一旦成功,不管怎么算,性价比都是极高。
  
  只是像始毕这种张口就将饼画得如此之大的,韩绍还是第一次见。
  
  大到韩绍莫名就感觉有些滑稽。
  
  所以他肆无忌惮地笑了。
  
  始毕皱眉不悦。
  
  “怎么?你不信朕?”
  
  说完,又是没等韩绍回答,他自己便露出一脸恍然之色。
  
  战场之上兵戎相见。
  
  若是只凭单单一句许诺,这小儿辈就轻而易举地相信了。
  
  不说可不可能,就算韩绍真的直接答应下来,他始毕怕是也要忍不住心中泛起嘀咕。
  
  这其中是不是有诈!
  
  一番换位思考之后,似乎是终于明白过来问题出在哪里的始毕,当即道。
  
  “这样吧,只要你觉得此事可行,朕现在就可以替你去宰了呼若邪。”
  
  “用他的人头,来证明朕的诚意!”
  
  从这里到龙城不过三千余里。
  
  以他的修为,不过瞬息可至。
  
  就算再算上摘下自己那好弟弟脑袋的时间,也用不了几息。
  
  不出意外,随着始毕可汗这话出口,一众乌丸近臣、贵种再次哭天喊地。
  
  “大汗!不能杀啊!”
  
  再杀,王族就要断根了!
  
  左贤王可是现在乌丸王族仅剩的独苗了。
  
  一旦他死了,日后始毕再出现个什么意外,刚刚称霸草原不到百年的乌丸部瞬间就会崩毁。
  
  所以就算是冒着被杀的风险,他们也要拼死唤回自己可汗的灵智。
  
  不能让可汗再继续疯下去了!
  
  就连韩绍看着始毕这一副颇有几分迫不及待意味的表情,也忍不住陷入了沉思。
  
  老实说,如果不是这左贤王是左贤王,他还真的有些心动了。
  
  先假装答应,然后白赚对方一个人头。
  
  事后只要舆论工作做得好,旁人也只会夸他韩某人机智、笑始毕这厮蠢,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负面影响。
  
  可现在……
  
  不行啊!
  
  这左贤王可是他的盟友来着!
  
  就这么将自己盟友卖了,实在是太不仗义了!
  
  当然,最主要的是人家女儿现在还大着肚子呢,里面可是怀着他的种……
  
  这要是孩子尚未出生,就直接干掉了孩子的外祖,这未免太过丧心病狂。
  
  于是一番短暂思虑过后,韩绍苦口婆心地劝道。
  
  “可汗,要是本侯没有记错,那可是你的手足兄弟啊!”
  
  唔,真要论起来,自己跟始毕这厮似乎也是沾亲带故。
  
  只是那乌丸和雅就算是母凭子贵,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姬妾的身份。
  
  就算是左贤王呼若邪也没资格让自己称呼他一声岳父。
  
  更别说始毕这个外家伯父了。
  
  然而对于韩绍的好言相劝,始毕却是明显不大领情。
  
  大手一挥,便冷声断言道。
  
  “与你相比,区区手足不足为惜!”
  
  父汗他杀了,兄弟他也杀了,甚至就连亲生子嗣他也屠戮了個干净。
  
  不差他呼若邪一个!
  
  这么多年之所以留着他,确实是真的顾念那一点血脉亲情。
  
  只是这一点血脉亲情,在那番‘北方将有黑龙出’的天命、大业面前,又算的了什么?
  
  始毕看向韩绍的目光灼灼,眼神中尽是常人无法理解的癫狂与偏执。
  
  “至于朕什么时候死……”
  
  说到这里,始毕话音稍稍一顿,随后却是以传音的方式,在韩绍耳边响起。
  
  “想必你也猜到了吧,朕一朝突破八境天人,不是没有代价的。”
  
  “就像当初的大雍太祖,明明九境绝巅的修为,其寿不过数百!”
  
  “而朕……或许还活不过那天元!”
  
  “所以你不要急。”
  
  “朕从来不求那长生久视,坐享那万世权柄!”
  
  “朕只求一世!哪怕只是一息!”
  
  “只要此生能端坐那至高之位,看看这天下,朕此生足矣!”
  
  “怎么样?做朕的儿子,只要你愿意辅佐朕走到那一步……”
  
  “等朕死了,朕所有的一切都是伱的!全部都是你的!”
  
  “到时候你就是这世间最尊贵的主宰,权柄、富贵,乃至问道长生,全都应有尽有!”
  
  此刻,韩绍耳边的这道声音颇有几分慷慨激昂之意。
  
  韩绍并未怀疑始毕这一番话的真假。
  
  这世上除了自己这个BUG外,任何人想要在短时间内获取力量,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
  
  所以此时始毕说自己活不了多久,韩绍并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。
  
  只是他还是陷入了些许沉默之中。
  
  老实说,如果不是立场不同,对于始毕这种近乎疯魔的偏执狂,韩绍其实是有些佩服的。
  
  不疯魔,不成活。
  
  这话虽然有些偏激,可当你想要上九天揽月,却又苦于出身高度不够时,不疯魔如何能行?
  
  大野心,便是大志向!
  
  韩绍从不嘲讽旁人的野心。
  
  因为他也有着一颗欲要以蛇吞象的莫大野心。
  
  只是很可惜,屁股决定脑袋。
  
  他与始毕的目标、终点虽然相同,可立足点和所行的路途却是不同。
  
  更何况他这个人向来只喜欢给人当女婿,却没有给人当儿子的习惯。
  
  所以在听闻始毕这番情真意切地‘告白’之后,韩绍冷笑一声,淡淡拒绝道。
  
  “道不同不相与谋,可汗无需多费唇舌!”
  
  这话出口,始毕灼热的眼神不禁一滞。
  
  下一刻,刚刚还带着几分善意的表情,瞬间冰冷下来。
  
  但凡久居高位者,向来不喜欢他人拒绝自己。
  
  始毕本以为他开出的这些条件,已经足够证明自己的诚意。
  
  可他没想到这小儿辈竟然还是拒绝了自己。
  
  而且还拒绝得这般的干净利落。
  
  道不同不相与谋?
  
  好!很好!
  
  朕这一片好心,终究还是喂了狗!
  
  始毕气急反笑。
  
  只是这份笑意却毫无温度,宛如夜枭。
  
  听得王撵周围的那些乌丸近臣、贵种,全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惊悚感。
  
  熟悉可汗的他们都知道。
  
  现在的可汗……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
  
  而此刻能够如此触怒可汗的,还能有旁人吗?
  
  没有!
  
  ‘所以……这是谈崩了?’
  
  意识到这一点,本该因为招降失败而恼怒的他们,却是瞬间大喜过望。
  
  谈崩了好啊!
  
  看来左贤王的命,终于保住了!
  
  他们也不用面对一个雍人来当他们的左贤王了!
  
  太好了!
  
  而这番情绪大起大落之下,有人忍不住将这份笑容挂在了脸上。
  
  “怎么?你们这是在看朕的笑话?”
  
  始毕霍然回首,眼中寒光迸射,宛如实质。
  
  “我等不敢!”
  
  是不敢,不是没有。
  
  本就有些恼羞成怒的始毕,瞬间杀意尽显。
  
  只是或许是为了避免让那小儿辈看了笑话,平白堕了自己的威风。
  
  看着眼前这一众瞬间完成从喜形于色到如丧考妣转变的蠢货,始毕暗自握紧了藏于袍袖中拳头,还是生生忍住了心中沸腾的杀意。
  
  转而再次望向韩绍。
  
  “你可知拒绝朕的后果?”
  
  这明显是一句替自己找补面子的废话。
  
  韩绍笑道。
  
  “本侯想尝一尝这‘后果’的滋味如何。”
  
  主打的就是一个油盐不进、桀骜不驯。
  
  始毕似乎是被韩绍气笑,大笑出声。
  
  话已至此,说上再多也是废话。
  
  既然这小儿辈无视了自己的善意,想要尝一尝这后果,那就只能成全他了。
  
  年轻人嘛,总是心比天高。
  
  等到撞了南墙,或许就改主意了。
  
  笑声一收,散乱发丝随着寒风乱舞的始毕,背手而立,满面肃杀。
  
  “进!”
  
  而随着始毕这一声冰冷到极点的王令传出。
  
  生怕自家可汗再搞出什么幺蛾子的乌丸近臣、贵种,顿时如蒙大赦。
  
  瞬间便有人高声附和道。
  
  “可汗王令!进!”
  
  “可汗王令!进!”
  
  “可汗王令!进!”
  
  一道道嘶声高喊伴随着呼啸的寒风,转眼便从王撵处一直传到大军前锋。
  
  片刻之后,身处大军最前方的万骑便接连踱起了马步,不断向着城墙的方向逼近。
  
  
  
 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陈黄皮叶红鱼 黎明之剑 韩三千苏迎夏全文免费阅读 云若月楚玄辰 麻衣神婿 武炼巅峰 史上最强炼气期 遮天